袋鼠小说网>言情小说>现代言情>杀破狼

番外(终)

大海伤好了以后已经过一个多月了,洪飞给他打了电话,他没敢接,理由很简答,那天开桑塔纳冲进来的几个人,全被大海给干掉了。

不到一个礼拜,当地新闻竟开始报道这件恶性案件,并且悬赏缉拿凶手,那天在车上,大海记得很清楚,当他把枪顶在司机头上的时候,对方是妥协的。

在他的询问,得知洪飞利用他新加入洪胜的身份作为掩饰,把杀死高进的事儿嫁祸给了敌对势力忠义堂。

四名刀手没敢轻举妄动,但到了十字路口的时候司机猛的一脚刹车,大海身体不稳紧接着扣动扳机,可枪响了人没打着。

随后车后座的两名刀手疯了似的砍大海,好在他体格健壮,生生挨捅了两刀,其中一刀是擦着心脏过去的。

疯了的大海开始开枪,没子弹了就抢了刀,他完全疯了,四个人全部被他砍死,车不稳撞在了路边,而后缓了好久,他艰难的爬下车,用没有子弹的枪,威胁了一辆私家车赶往了飞机场。

完全是靠着一股子韧劲,走到了安安面前,昏迷了半个月后醒来第一件事儿就是让安安带他出院。

现在有一件儿事他不搞不懂,那就是洪飞到底是想拿他做替罪羊,还是一切都只是一个意外。

坦白说,大海觉得自己对洪飞还是挺尊敬的,枪是洪飞给的,子弹也不是只有一发,如果说单纯为了杀高进,最多两发子弹完全够用。

躲在出租屋内,这几天电话经常会响,安安给大海盛了碗粥,一点点的喂他,年纪轻轻的她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但大海不同,她想给安安一个安逸的环境。

“大海,我们回东阳吧。”

“回去?”

这个问题他不是没有想过,但心里的倔强总感觉这么回去后很没面子,连飞哥给的25万劳力士都丢了,凄惨的混不下去才回去,这让他在心里有些接受不了。

“我来之前高飞也说过,现在他在天门说话很有威信,你如果回去他有把握保住你。”

两个人这些日子聊了很多,包括东阳为什么走,在广东和洪飞的关系等等,她觉得在广东呆下去很危险,虽然她不怕,可还是觉得恋人么,看看电影,吃吃饭逛逛街才正常的,这么躲着,也不是个办法。

安安轻轻的亲了口大海的嘴唇,说:“你愿意娶我么?”

“非你不娶!”

“那就好,答应我,回去吧,不混黑社会,我爸爸有企业,你去那里上班,或者咱们再去上学,好不好。”

看着安安那期盼的眼神,大海的心软了,忽然他感觉能有如此美丽的女人对自己青睐,自己还要那些面子干什么。

他抱着安安亲吻着,对方热烈的回应和那份疯狂的爱意,让大海这百炼钢彻融了,两个人躺在床上,安安抚摸着大海的伤口。

“安安,我答应你,明天我和你回东阳。”

“太好了!”

安安兴奋的拿出手机开始订票,两个人一切准备好了以后,兴致也很高涨,不自觉的有些不节制了,到半夜安安沉沉的睡去后,大海拿出手机给洪飞发了个短信。

“洪哥,不管怎么样,我相信你没有想过害我。”

说完他就把手机关了,搂着安安睡了在廉价的出租屋内睡着了,第二天一早,大海觉得没必要和洪飞告别,英雄难过美人关,当初的雄心壮志,在安安的出现后,全都被他抛在了脑后。

到了飞机场,安安挽着大海的手,两个人去买票,这里的气候潮湿,感觉闷热,他和安安说自己出去抽根烟。

一支烟刚刚掐灭,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是高飞的电话,可就在他要接通的时候,忽然一辆面包车停在他近前。

警惕的向后退了一步,瞬间车内冲出来一群人,副驾驶走下来一名手拿棒球棍的青年,大海愣住了,正是宇哥!

“刘大海,洪哥说,你的命必须留下!”

“次奥!”

大海掉头就跑,忽然间他明白一切问题出在那个短信了,洪飞知道他是东阳人,而且那条短信意味着离开,按照当时的时间,只要一查去往东阳的飞机和火车,很容易就能找到他。

他疯跑进了航站楼,身后十来个人拎着砍刀开追,到他想把这些人引开,毕竟他们没看过安安。

可就在这时,安安拿着票跑过来,看到眼前的一幕她愣住了,喊了一身“大海。”而恰巧站在她旁边的人就是王宇。

“美女,你叫什么名字?”王宇忽然停下看向安安。

安安没理他,紧张跑向大海的方向,但王宇直接一把抓住了安安,喊了一声:“刘大海,你再跑,我就弄死他!”

“不要啊!”大海疯了似的对王宇喊。

安安也在一旁哭喊,飞机场的工作人员开始有人往这边跑,王宇催了一句说:“快点动手,来不及了。”

一顿乱刀,大海蜷缩着,安安一口咬在了王宇的手,挣脱了跑向大海。

“玛德!”

王宇咒骂了一声,随后抄起了棒球棍就追上去,狠狠一下子打中在了安安的头部,大海也哭嚎着爬过去。

他在地上翻滚躲过了要害,可就在这时枪响了,四周安静了。

来的不是警察,而是三名西装男子,对方指着王宇几人,说着地地道道的粤语:“滚!”

王宇愤愤的带着人扯了,随后这三名黑衣人把大海和安安架着就出了航站楼,大海记得很清楚,这些人好像是洪胜的人。

和警察前后脚离开了飞机场,大海知道那些洪胜的人是准备回香港的,刚进来就看到这些人砍大海,他觉得眼熟就顺手救下了,而提出救大海的人正是洪胜的坐馆,向迪生。

他在医院里又躺了半个月,安安由于后脑被重击,处在昏迷的阶段,这在大海的心里第一次产生了杀人的冲动。

那天向迪生问他:“想不想当老大。”

“当不当老大无所谓,我要杀了他。”

“可以,我借你人,你去办了洪飞,你当老大。”

向迪生觉得洪飞脱离了香港总部的管理了,而且看到大海的仇恨就想要利用一下,做为一名优秀的坐馆,他觉得,只有让下面不停的斗,才能巩固自己的地位。

他给了大海枪,还有三名手下,但都被他拒绝了,那一天深夜,大海自己一个人,一把枪,直奔向了洪飞经常去的酒吧。

那天他扮演着服务生,端着托盘走进去,当洪飞的眼神和他触碰的一瞬间,他开枪了,连同王宇,在包厢内一共十三人,被他打死了六个!

第二天,向迪生在香港调来的人血洗了洪胜,巩固的大海的地位,而后鬼首大海的名字也算是在广东打响了,因为了解他的,或者不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就是一个疯子。

仅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大海就成了广东坐馆,他没有去找小警察的麻烦,而是又买了和那块儿一模一样的手表。

安安接受了最好的医疗,可大夫说了,她有植物人的风险,好在醒过来的几率是很大,并且医生用一个数值告诉大海,百分之38的几率会完全苏醒,百分之五十会失忆,剩下的就是彻底醒不过来。

这对他来说也算是救命稻草一样,洪飞的几名手下,包括大炮,火龙他们,都被大海活埋了,因为他没有办法原谅所有的知情者。

躺在池子里泡着澡,大海的身上也像高飞一样已经满是伤疤,他还找了纹身师把面部的图案又雕琢了一下,在正面看上去像佛,侧面看像鬼。

“当老大的感觉怎么样?”向迪生说。

“生哥,你知道,我不想当这个老大。”

“可是你现在当了,好好做吧,我看好你。”

大海叹了口气,说:“不管怎么样,谢谢了。”

“不是外人,对了,我准备让你去一趟上沪,青帮的老大司徒建安被人杀了,你去看看。”

“你认识司徒建安?”大海奇怪的问。

“算不上认识,以前有过生意合作,带点人去看看,也算是表示下咱们洪胜的礼节。”向迪生说。

两个人聊着天的时候,已经后半夜了,服务生礼貌的进来,说:“鬼哥,有您的电话。”

大海的手机分两部,一部是东阳的,一部是广东的,只有这部手机响他才会让服务生送进来。

接通后,他心里很复杂,最近很忙一直没和高飞联系,此刻内心的孤独,也想能有个人倾诉。

“飞哥。”

“强哥死了,青帮害的。”

聊了几句他挂断电话,看向向迪生说:“生哥,司徒建安的死,你是不是知道怎么回事?”

“哦?”

“我哥死了,在青帮死的,我要回去报仇。”大海坚决的说。

“一切随你的便,记住,闫美玲是我的合作伙伴,保住她。”

大海穿好了衣服连夜就带上几名心腹去往了东阳,向迪生拿出一支烟考虑了一会儿,他觉得大海还有用,最起码暂时他很衷心,青帮的事儿他也算是有点了解,他决定还是派几个人过去暗中跟着,万一大海出事儿,对于香港洪胜对广东的管理很不利。

高飞由于高度精神分裂症,法庭认为高飞需要在监狱内接受治疗,三个月后恢复正常的行为能力,才可以接受审判。

和所有的精神病患者一样,他们都会认为自己是没病的,韩美,祥叔,瘦子,胖子,还有大喜几人看着录像。

画面中高飞自己在狱舍内自言自语,行为很怪异,看起来完全不是装的,韩美忽然说:“他属于心里创伤后的精神分裂症,有治愈的可能性。”

“你懂?”瘦子吃惊的说。

“嗯,我本身也是一名心理医生,现在已经向法庭申请成为他的监护医生。”韩美说。

忽然,大门开了,董建国穿着便装走了进来,直接问韩美:“多久能治好?”

“不一定。”韩美如实说。

“我已经去申请了,高飞会被保释,我做他的担保人。”

所有人心里一喜,大家都知道董建国是个什么样的角色,有他在肯定一点问题没有。

高飞摇身一变成了病人,尤其是在经过系统性的检查后,他脑部的血块儿也被检测出来,并且西医当时就下了判断,说高飞活不过三年,精神病加上绝症,他最终成了个保外就医。

韩美肩负起了照顾高飞的责任,原因很简单,高飞没有任何的亲人,天门被重新洗了牌,瘦子一跃成为了和蒋忠胜等人并列的大哥,辉煌洗浴也已经发展了连锁店。

高飞在出狱后开始变得精神有些错乱,经常性的失忆,但他却经常喊三个人的名字,董佳佳,韩美,闫美玲。

“高飞,该吃药了!”

“不吃,太难吃了。”高飞看着电视上的偶像剧,又说:“美美,我感觉我认识电视当中这个女主角!”

“是么,我看看。”

她凑过去一瞧,这不是高莉娅么,现在高莉娅在娱乐圈混的不错,隐隐之中有了那么一丝当红小生的意味。

“不过,我认为他没有美美漂亮。”

高飞笑起来很阳光,这种人格下,他有着间歇性的失忆症,会忘记很多事儿。

接走了高飞后,韩美又补办了他的电话号,可先后接了好几个让他吓了一跳的电话后,就不敢开机了,因为打电话的人是和哥,一开口就是毒品和钱,还有黄金!

董建国带人抄了欧阳,金三的家,2吨金条全部充公,引发了当初的黄金大劫案,而且狱中的花豹举报了龙泽,那张u盘里记录了龙泽所有的犯罪证据。

当时的公安局长,雷厉风行,铲除掉了龙泽,包括上面的保护伞,平步青云的坐上东阳市常务副市长,以及代理市长的地位。

“就你会说话,赶紧吃药,一会儿出去溜达溜达。”

“美美,我发现我好像很喜欢你了,不如你嫁给我吧。”高飞认真的说。

“别乱说,等你病好了的,难道你忘了董佳佳了?”

这个人的名字,高飞也经常去念叨,他想不通,但他却一时记不起来,可只有韩美知道,高飞在某些时刻是只记得董佳佳,而抵触她。

人格的分裂,让他分不清自己爱的人究竟是谁,好在这种状态的高飞很听话,吃了药,和韩美两个人出去溜达。

晒着阳光,高飞说:“美美,我有个秘密告诉你。”

“什么秘密?”

“胖子那个混蛋,这几天经常给我下载黄片看,说是刺激治疗法,不过我竟然在电影里看到了熟人!”

“熟人?”

“嗯,当初被我爸爸坑过的一个人,我只记得她被卖到了香港拍电影了,你说,我今天所有的一切,是不是都是我应得的报应。”

韩美发现高飞的面容变得阴沉,这时他知道现在高飞已经成了那个黑社会阴沉的一面儿。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命吧,好好治病,你会好的。”

就当高飞叹了口气时,远处两个人进入到了他的视线,董佳佳带着李师傅喘着粗气到了二人近前。

“佳佳,你回来了?”高飞兴奋的说。

韩美的心里有了那么一丝失落,高飞有三重人格,一个阳光,一个抑郁,一个阴沉,阳光的时候他喜欢韩美,阴沉的时候他喜欢董佳佳,抑郁的时候会想起闫美玲。

“快点进屋,李师傅说药找到了,准备给你治病!”董佳佳急切的说。

“治病?”韩美很疑惑。

“就是他脑子里的血块儿,李师傅说有七成把握治疗好,而且病例他看过,高飞的分裂完全是由于血块儿的缘故,等他醒来,我们在决定他喜欢谁,你别否认,三年了,我知道你喜欢高飞!”

“你们两个再说什么呢?”

高飞刚发出疑问,就被李师傅一针撂倒,留下一句“来不及了,快点开始治疗”就扛着高飞跑上了楼。

小区的远处花丛里,一名黑色西装青年对身旁老板说:“海哥,走吧,夫人又打电话催了,再晚的话,就赶不上去美国的飞机了。”

“知道了,看他能安然无恙,我就放心了,我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