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说网>都市娱乐>嫡女重生:驭蛇皇后不好惹

第三百三十二章 大结局

众臣的反对声音一开始十分响亮,或许他们都觉得相比起来异国高贵的迪丽公主,这个单单凭借着英勇事迹就想要做一国之后的女人根本就不配,往日的时候,但凡说起来李孝川立后的事情,他必然大怒,而这次却没有。

一直到传来同异国开始有所行动的时候,朝臣的声音高涨了起来。

众臣一起给李孝川递奏折,意思不过一点,就算迪丽公主离开,这皇后之位也不该是孟逸真所得。

“孟姑娘觐见!”

在所有大臣统统跪在朝野之上的时候,外头忽然传来太监尖细的声音,与此同时,一抹白色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视野当中。

“为了我国的太平,还请皇上收回三日后立后之事!”

礼部尚书似乎未看到孟逸真的存在一般,再次出言道,可见对于孟逸真的存在他有多不满。

“恳请皇上收回成命!”

礼部尚书领头开始,一干众臣附和其后。

等到整个大殿内全数安静了下来,女子的笑声在大殿内尤为突兀,她的眼神淡淡的扫过这里的所有人,红唇轻启。

“迂腐。”

只两个字,将朝内大臣说的脸色瞬间难看了几分。

右相一身傲骨,听到孟逸真说的话,当即沉不住气,沉着脸色语气冷冽的说道:“自古女人都坏事!如若孟姑娘还有几分良知,真为了皇上着想,现在就该立刻离开京都!”

听到右相的话,孟逸真不怒反笑,却并不想在一个人的身上费劲,而是将目光转向了皇位上那个她爱的男人,颔首一礼,女子的声音清脆而响亮,在整个大殿内回响。

“恳请皇上让民女迎战异国,如若败了,小女愿应大人们的说法,离开皇宫!”

话出,大殿内一片哗然,与其他臣子们不同的是,李孝川的神色略略有些难看。

这就是她所说的应对之法么?早知道如此,还不如斩了几名肇事者。

只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出来,一干将臣听后,忙不迭的附和了起来,表示对孟逸真的打赌十分感兴趣,其实心中无一不在想着孟逸真的狂妄无知,战场这种地方,岂是一个女子可以干预的。

眼见着几乎所有的朝臣瞬间都改变了主意,李孝川有些不好看的脸色投向那个真正的肇事者孟逸真,而对方迎着他的目光,却露出狡黠一笑。

最后,李孝川终究是答应了孟逸真的请求,他可以无视全天下人的反对,可以无视所为的道德伦理,甚至可以不要现在的皇位,和她远走高飞,带着他们的女儿一起,但是孟逸真却并不这样认为,她想要名正言顺的站在李孝川的身边。

她要找到站在能够站在李孝川身边的价值。

此番异国之所以会出兵,终究是因为异国的皇帝咽不下这口气,但是总归不好真正的打的鱼死网破,只是派遣了一万勇士,搅一搅澜国的安宁。

而这次孟逸真却只带三千将士,多一人也不要,浩浩荡荡的赶往与异国的边界。

三天后,边界传来消息,孟逸真不费一兵一卒将异国的一万勇士打的屁股尿流,再过了三日,孟逸真凯旋归来,这次的事迹让那些反对孟逸真成为皇后的大臣没有了声音,因为就算他们再愚昧也知道,以三千敌对一万,不伤一兵一卒的能力,到底有多恐怖。

这样的人如若离开后存在于别的国家,对他们国家的影响到底有多大,只要是动点脑子的人都知道,与其如此,倒不如什么都不说。

因为打仗的原因,婚期延迟,定在了七日后。

孟逸真一回到自己住的屋子里,就被拉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他浑身充斥着浓浓的不安,仿佛一不小心就会失去怀中的女子一般。

“真儿,我再也不许你去冒险了,你知道我有多害怕么?”

两次离别,对于李孝川来说,已经是折磨,这次的放手一搏,更是让他忍着出宫的躁动,等了整整六天。

孟逸真松开了李孝川的怀抱,双手捧起了李孝川的脸颊,看着他憔悴的模样,心中一阵心疼,却还是开口说道:“我想让所有人都认同,你李孝川,一定是我孟逸真的。”

话毕,一道炽热的吻印在了孟逸真的唇上。

他虽不忍,但,却不得不纵容,谁让这个世界上,只有这么一个他爱到骨子里怎么都放不下的女子。

皇帝立后,举国同庆三日!

一身真红对襟大袖衫,凤冠霞帔,浑身上下无一不透露着浓浓的贵气,一张好看的小脸印着红色的衣裳更加的明艳了起来。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孟逸真恍如隔世。

隔了这么多年,她终于名正言顺的当李孝川的妻子了么?

“娘亲真好看!”雪乔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进来,因为之后的礼制很繁琐,所以基本上天还未亮的时候,孟逸真就开始起来梳妆了,此时也不过是蒙蒙亮,雪乔居然就已经起来了,还生龙活虎的。

雪乔小跑到了孟逸真的身边,绕着她转了一圈,本来伸出手想要孟逸真抱,一看自家娘亲的衣服这么美,皱了皱眉头又收了回去,安安分分的让宫女搬了个板凳坐在了孟逸真的旁边,支着小脑袋不停的看自家娘亲。

孟逸真被雪乔的模样逗得开心不已,伸出手刮了刮雪乔的鼻子,俏皮的眨了眨眼睛说道:“那是娘亲美还是迪丽姐姐美?”

后来孟逸真从李孝川的口中听说了迪丽和雪乔的事情,若不是当初李玉川的事情的话,恐怕孟逸真也并不会讨厌她,而听着李孝川的说法,迪丽公主仿佛对雪乔也并没有坏意。

谁知道雪乔听后丝毫不带犹豫的开口说道:“自然是娘亲美,娘亲是这个天下最美的女子,谁都没有娘亲美!”话说完,将孟逸真哄得心花怒放,顶着红唇在自家女儿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

“逸真。。”

此时,后面忽然传来一阵低沉的男音,孟逸真从铜镜中看到后面的人,低下头朝雪乔说道:“乔儿,你先和他们出去玩一会。”

雪乔听话的点了点头,便跳下了椅子走了出去,孟逸真也回过头面对身后的人,宋清逸,此时的宋清逸面上有些苦涩,但嘴角却仍旧挂着一抹笑容。

“清逸。”孟逸真看着他脸上挂着一丝笑意。

而这抹笑意对于宋清逸来说,却是显得有些讽刺了,此时她身上喜服和皇宫中张灯结彩的气氛,和他有些格格不入,本来以为只要孟逸真幸福他就很开心了,但是此时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逸真,你现在幸福吗?”宋清逸开口说道。

孟逸真眼眸微闪,嘴角的笑意渐渐的晕染开来。

“幸福。”

这一幕,让宋清逸的眼睛刺的生疼,他最终只能深吸了一口气,朝着她笑了笑说道:“希望以后也是。”说罢,看着她的小脸半晌,接着道:“你今天很美。”

说完,宋清逸便离开了。

看着宋清逸离开的背影,孟逸真眼眸微垂,刻意的掩去了眸中的清明,有时候做一个傻子比聪明人要幸福。

而此时在乾坤殿中。

“炎,我今日的装束可还好?”李孝川穿着一身喜服,站在炎的跟前,连炎都能看到李孝川略略有些局促的情绪。

炎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装模作样的看了李孝川一眼说道:“皇上这身喜服甚是合身,没有一丝不妥。”

听到炎说完,李孝川还是忍不住伸出手再次将衣裳亲自整理了一下,面上有着丝丝紧张,而后又怕忘了一般,朝着炎叮嘱道:“你出去再看看外面的一切可安置妥当,切勿不可以出任何的叉子。”

“是。”

转身的刹那,炎的表情有瞬间的龟裂。

这已经是他们皇上托他看的第三次了。。

随着天渐渐亮了,立后大典也开始举行,当两人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中的时候,惊诧了所有人的目光。

不知为何,此时看着两人,居然会觉得十分般配。

“自先皇后大行,中宫凤位空悬数年,朕伴着这般这风云纵横下的孤寂孑然而过,现民女孟氏,肃雍德茂,温懿恭淑,有徽柔之质,柔明毓德,有安正之美,静正垂仪。皇后之尊,与朕同体,承宗庙,母天下,岂易哉!唯孟逸真德冠口,乃可当之,今朕亲授金册凤印,册后,为六宫之主。”

随着一道圣旨,孟逸真和李孝川两人相视,孟逸真眼眶微红。

而等到封后大典过去之后,如今的皇宫。

某宫女见孟逸真在御花园中,只身一人,本准备上前去伺候,结果却看到他们的皇后正开心的和一群蛇跳舞,场面堪称惊悚,于是宫女踉跄着冲到了御书房,跪地禀报道:“陛下,皇后娘娘带着蛇在花园跳舞。”

正批阅奏章的李孝川听后露出了一抹宠溺的笑容。

“无碍。”

而第二次,无忧国公主被派来澜国做客,宴会上,某公主看李孝川的眼神迷蒙了几分,等到宴会结束之后。

“陛下,皇后娘娘用蛇把和亲公主吓晕了。”某宫女慌张的跑来禀报。

而某位宠妻狂魔却一挥手淡然道:“无碍。”

某宫女哭,那可是无忧国的公主啊~虽然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宫女,可是现在显然是两国之间的大事件啊~

“陛下,皇后娘娘……。”

宠妻狂魔的皇帝陛下都微微一笑,表示皇后怎么做都是对的,直到某一天他和孟逸真闹别扭,从被子里翻出一条蛇……

李孝川身下了一口气,将被子重新盖好,而后某人来到了正洋洋得意的孟逸真房门前,十分淡然的回头同自家女儿说道:“乔儿,出去玩一会儿。”

“好的爹爹。”

雪乔哦了一声二话不说十分懂事跑了出去,李孝川回手将门嘭的一声关上,一回头和某做贼心虚的女人对上了眼睛。

“嘿嘿那个其实,是为了给你看我新培养的小花蛇~”

孟逸真说完后连自己都不信,只是看看就将一个咬一口偏偏不争不巧终身不举的毒蛇放在自家相公的被窝中,也真是十分的‘用心良苦’。

李孝川不紧不慢的朝着孟逸真走去,一边走着一边将衣服脱尽,走到跟前,身上已经光溜溜一片,孟逸真看这李孝川健壮的身体,不由得咽了一把口水。

“看来,皇后近来是欲求不满了。”

说着,整个人压在了孟逸真的身上,孟逸真哭,早知道就不作死了。

据说他们神奇的皇后在一夜之间突然安分了许多,听到下人的禀报,知道事情真相的某人露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