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说网>都市娱乐>山野春情

第454章 竖子休得胡说

伍媚愣了一下,以为自己看错了。

可就在这时,安静的病房里忽然响起一声嘲讽的嗤笑声!

这声音虽轻,可是病房里静可闻针,这声嗤笑清楚的传到每个人的耳中。

顿时,人群的目光齐刷刷向声音的发源地看去。

在病房一角,陈壮站在那里,脸上带着嘲讽的笑意,刚才那声嗤笑就正是他发出的。

老者自然也听见了这声嗤笑,脸色一沉,向陈壮站立的方向望来。

“你对我的针法,有什么意见吗?”

陈壮笑了一下,摇摇头说:“那是你的施针手法,我没什么意见,只是觉得这针法不行,华而不实,用来医个头痛脑热还行。”

他声音平静,然而却像一石激起千层浪,整个病房里的人群霎时惊呆了。

伍总一阵紧张,赶紧上前说道:“陈壮,黄大师是国医圣手,他针法高深,你看不懂也是正常的。”

说完,他又连忙对老者赔笑:“黄大师,这年轻人不懂事,您不要和他见怪。”

老者却根本不理伍总,面沉如水,两眼灼灼的盯紧陈壮。

他忽然从鼻孔里重重“哼”了一声,把手中的银针搁回盘中,嘴里蹦出两个字。

“竖子!”

见老者发怒,搁手不治。

伍总只觉得一阵头大,赶紧一边陪笑安抚,一边给伍媚使眼色,示意她先带陈壮出去,免得再次触怒老者。

现在治到一半,万一老者不治,那事情就大了。

一个主治中医忍不住开口:“这位也是陈医生吧,黄大师的医术是经过全国中医协会认证了的,他行针几十年,行医的年份比你年纪都大。你要是不懂,就不要随意评判。”

他的话很委婉,不过旁人的话就没那么好听了。

“这小子在旁边偷师半天,黄大师都不见怪,现在竟然还鼻子里插葱,装起象来了。”

“就他那点道行,给黄大师提鞋都不配。”

“也就是看见黄大师给伍文治病,自己没能出风头,故意找茬呗。”

伍媚一阵为难,是她把陈壮请来的,她相信陈壮的医术,可现在又多出一个黄大师,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只好打起圆场,勉强笑道。

“两位名医难得聚在一起,大家各有各的见地,还请黄大师不要见怪。”

老者面带愠色,说道:“先前我也只当他是同门医者,大家切磋医术,所以才不予见怪,现在既然他这么不知好歹,只能先请他出去,我再下针!”

说完,他稳坐在椅子上不动,既不下针,也不治病。

伍总两夫妇在旁边说尽好话,老者依旧稳如泰山,根本不动手。

针炙到一半,伍总实在无奈,只能走到陈壮面前,歉意的说:“陈医生,实在对不起,是我们伍家做事不周,让您白跑这一趟。能不能请您移步到外面,等黄大师给犬子针炙完后,我再向您赔罪。”

伍总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也是给足了陈壮台阶。

人人都心说伍总做事厚道,要换作别人,早就把陈壮撵出去了。

然而,陈壮却站着一动不动,说道:“我现在还不能走,他的针法确实有问题,我要是走了,恐怕伍文不出五分钟,就会七窍流血暴毙!”

“竖子怎敢胡说!!”

老者蓦然震怒,猛的站起身,差点掀翻了身边的针匣。

伍夫人赶紧叫人劝住老者,伍总也连忙两头赔罪,又是点头哈腰,又是不停赔笑安抚。

老者一把推开伍总,盯着陈壮说道:“我方才念你是医道同门,又是晚辈,所以才对你一忍再忍!哪知你不知好歹,满嘴胡言乱言,毁我声誉!我黄子云一生行医,还从未遇见过像你这样胡搅蛮缠的庸医!真是岂有此理!”

伍总赶紧说:“黄大师息怒,陈壮也是年轻无知,您不要见怪。”

伍夫人也不停的劝阻着,虽然她没说什么,却用责备的目光瞪了伍媚一眼,似乎怪她来之前没打个电话,现在惹出麻烦。

人群异样的目光,纷纷在陈壮身上扫来扫去,对他厌恶至极。

这样一个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就算医术不错,为人也太嚣张了。

黄大师既是大师,又是六十来岁的长者,陈壮竟然不懂礼貌,张口指责,简直毫无礼数。

……

在伍总和伍夫人的全力安抚下,又是鞠躬又是赔罪,再加上陈壮也被伍媚拉着不说话,黄大师这才消了些气,沉着脸说:“我一介老朽,就不和无礼后辈计较。这套针法还有十针就完成,但在我下针的时候,若是任何人再敢打扰,我立刻就走,你们另请高明。”

“是是……”伍总连忙像小鸡啄米那样点头。

伍夫人也给伍媚一个警告的眼色,让她拉着陈壮,不要再发出任何声音。

黄大师被扶到椅子上坐下,喘匀气息,根本不看陈壮一眼,再次拿起银针。

伍媚紧紧拉着陈壮的手,就怕他再也狂言,心里格外紧张。

倒是陈壮站在一旁,被伍媚滑腻的小手抓着,没有再出声。

倒不是他被黄大师的怒气震住,而是他想看完这套坤阳针法,看它是否跟自己在珠子中所学的那几套针法中的其中一套一样。

他从珠子中所学的针法,大多需要以治愈之气,从银针中渡入患者体内。

不过,陈壮没想到黄大师竟然也会相同的针法,而且也会同样的“以气入针”手法,只不过自己所用的是“治愈之气”,而黄大师所用的是内息,他想观察一下这两者的区别。

伍总两夫妻也紧张到极点,一方面怕陈壮再次口出狂言,另一方面也听见陈壮刚才所说的“七窍流血”暴毙。

虽然他俩相信黄大师的医术,可是陈壮也有厉害之处。

但黄大师到底是老资历,伍总还是相信黄大师的针法。

至于陈壮,虽然医术过人,但到底年轻,在讲究论资排辈的中医圈子里,他这个年纪离默默无名还差得远。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伍文在黄大师的针炙治疗下,气色越来越好,脸色红润。

他甚至能坐起来,盘腿坐在病床上,方便黄大师扎针。

黄大师扎下最后一针,做了一个“收”的手势,收回气息。

三色银针在伍文的背上,织成一幅精纱绝伦的太极乾坤图,看得人群在心里低叹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