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说网>言情小说>现代言情>销魂老板娘

第1009章 撮合

任娇赶到蔡春花家所在的胡同时,已是晚上十点过。

蔡春花家在西城区一间小胡同里,四合院,是她祖上留下来的财产。

她祖上也曾出过两个京都大员,且都是开明人士,到了祖父这一代,更是革命先驱,为了华夏的革命事业,前仆后继,偌大的一个家族,竟然为国捐躯了大半,父母也在革命年代早早牺牲,唯一留给她的就是这套并不算大的小型四合院。

虽然她贵为京都大员,但一直以来都住在这里,出入靠走,逢年过节还走家串户,这些邻居伴随了她大半辈子,特熟悉。都知道她官大,但是没一人找她开口办过事,也没人在她面前诉过苦。

蔡府大门永远都是开着的,门口没有警卫员,只有一个阿姨负责日常清洁工作。

每天九点后,阿姨也会回家休息,这时候就只有蔡大姐一人在家。

任娇刚进胡同,就被一个老太太给拦住了。

“同志,你找谁呀?”黑地里,老太太闪出来时,很吓人。

“啊?奶奶,您,您怎么在这儿?”

“是我在问你,你来这儿做甚?没事就赶紧回吧。”老太太拄着拐杖,因为天暗,灯光又不太好,看起来非常吓人,如果不是任娇修为不错,这时一定会掉头就跑。

“哦,我找蔡大姐……”

“把证件全拿出来,身份证,采访证,工作证,结婚证,一个不能少。”就在老太太说话间,又从好几个门内闪出人来,男女老少都有,个个神情严肃,严阵以待。

“啊?还要结婚证吗?我没结婚呢。”任娇差点没喷笑出。这大姐的邻居真有趣,把来访的人都当作特务抓了,也难怪大姐从来不带警卫,也从来只步行出胡同,太森严了,完全赶得上专业安保。

“那就未婚证。”

“有这个证明吗奶奶?我是丰台区区长,我叫任娇,这是我的证件。”尽管老太太的要求十分不合理,任娇还是和颜悦色的,这些人越无理,代表蔡大姐越安全,她感谢还来不及,怎么可能生气呢。

“小王,我眼睛不好使,你过来看看,这证件是真的吗?”老太太低着脑壳瞄了几眼,又扭头招手。

一个五十多岁瘦身男子从屋里走出,瞥了一眼任娇,又仔细看了看她的工作证和身份证,点头笑道:“吴奶奶,她确实是任区长,是咱丰台区的领导,我在电视上看过几次,前些日还在会上见过呢,放她进去吧,没问题。”

老太太哦了声,朝任娇点点头,转身回了屋。

众人散去。

任娇沿着胡同七弯八拐了好几分钟,这才来到蔡府大门口。

门口没人,门是开的,伸着脑壳往门内瞅了瞅,见西厢房还亮着灯,任娇轻声喊道:“大姐,大姐,您休息了吗?我是小娇呀!”

“进来吧,嚷嚷什么,吵着街坊邻居了不知道吗?”蔡春花的声音从西屋里传出。

“我不嚷也吵着了,您这地方管理太严格,进来还要检查结婚证和未婚证,吓死我了。”

“呵呵呵,谁叫你这么晚来的?回来老半天了也不来找我,要是去我办公室,就没这么多事了。呃,吃了晚饭没?”蔡春花从西屋走出,嗔怒地瞅着任娇。

几日不见,蔡大姐似乎老了许多,一头银发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我要说没吃,您这儿提供宵夜吗?”任娇挽住蔡春花的胳膊,一副小女儿之态。

蔡春花:“有,进去就知道了,你呀,都不知道瞎忙乎什么,吃饭都没个正点,也该有个男人管管才行。”

任娇:“大姐,您忙乎国家大事还不够,还要忙乎我这点私人小事情,累不累嘛!”

蔡春花:“累,但是有什么办法?任国华不管,梅婕天天忙着办案子,我这个大姐再不管,你还不得飞天呀!”

“好啦,我心里有数的。对了,您找我有急事吗?如果就这事,我可回去了。”任娇不打算跟蔡春花久聊,不是不愿意,是怕打扰大姐休息,她自己也是一个领导,有多少事情心里最清楚不过,能回家一次不容易。

“进屋,那来那么多话?真还拿你没办法了!”蔡春花推着任娇进了西屋。

西屋有两间房,一个书房,一个会客室。此时的会客室里坐着一个迷彩服男子,因为背着身,只能看见一个伟岸的背影。

茶几上放了几个打包盒,盒子里放了好些的美食,热气腾腾的,香气扑鼻。

刚才和于淑敏修炼废寝忘食的吸纳,根本没来得及吃东西,咋一闻到香气,不禁胃口大开,恨不得扑上去大快朵颐一番。

“哟,您还有客人呀。”任娇咽了咽口水,笑吟吟走进客厅。

“嗨!任区长,别来无恙呀?还记得我吗?”迷彩服男子站起身,转身朝她一笑,一个迷死人的笑。

“你,你……上官……”任娇指着大帅哥,瞪着一对美目,半天没说出名字。

“看来任区长还是对我有点印象的,居然没忘记我的名字,为了表示我的荣幸,请你吃宵夜,能给面子不?”大帅哥伸出大手,继续微笑。

“上官钧,你来这儿做甚?跟你不熟,赶紧走吧,别打扰大姐休息!”任娇回过神来,也拉下了脸,不仅没握手,还很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

“小娇呀,这是我家呢,我都没说请他走,你怎么能瞎说?握个手吧,握了手,还是好同志。”蔡春花出来打圆场,顺手关了西屋的门。

“大姐,这种人您干嘛让他进来?那些阿姨大爷也是的,为什么不检查清楚了再放人呢?”

“任娇同志,没礼貌了呀,你是区长,人家可是区委书记,按级别来说,他比你高一格,主动跟你握手,可是对你的尊重。”蔡春花暗暗推了任娇一把。

“哼!不熟,不握。”任娇气鼓鼓地翻了个白眼,接着一屁股坐进沙发。

“你……太任性!”

“好了大姐,都是一家人,没必要计较这些。来,咱们继续吃宵夜。”大帅哥讪笑一声,端起一个打包盒,夹了一个晶莹剔透的饺子,往蔡春花嘴边去。

“不能吃,这人的东西肯定有问题!”任娇抬手就一巴掌,将大帅哥的筷子连同饺子拍落在地。在她的思维中,依然停留在过往的事情里,以前的上官钧可是个笑面虎,外表光鲜,里面满肚子的男盗女娼。

“哎呀,你这丫头,这么好的东西被你浪费了,太浪费了呀,有什么问题呢,在你来前,我都吃了好几只了,好吃的紧呢。”蔡春花心疼不已,捡起地上的饺子擦了擦,丢进了嘴里。